11岁研究基因获奖14岁一天作诗两千首:“捧杀式”培养的罪与罚

时间:2022-06-29         浏览次数

  昆明一个六年级孩子研究基因获大奖的事件,随着调查结论公布,其父亲做出郑重道歉。

  这孩子的父亲陈某承认过度参与本应是孩子独立完成的内容,并坦诚孩子现在承受着极大思想压力,希望舆论给予宽容和谅解。

  虽然该事件有很多疑团,但从孩子成长角度来看,父亲的操作无疑对其心理造成很大负面影响。

  15日,一张14岁女孩“岑某某”的个人简历图片在网络流传起来,相关话题登上热搜榜前五。

  最让人诟病的,首当其冲是“一天能写2000首诗”,平均写一首诗用时不到一分钟即可。

  然而,这个最夸张的点,小女孩的父亲面对采访,仍然坚定地说:“写诗的量是没有问题的,当孩子在静心有灵感的时候,一天创作500、1000、2000首,可能稍微多一点点也是可以的。”

  随后,简历中其他内容的真实情况也逐个被曝光:“学习会”是父亲代办的,还没有开展业务;三本书还没有出版,只在小范围传阅;演讲获奖是参加商业活动得到的;商业品牌是父亲搞的,说以后留给姑娘,可以说成是她的。

  这位父亲的逻辑显然异于常人,他在极度自夸和表演中,把孩子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  其实,从后续被检索出的岑某某演讲视频中来看,这位小姑娘台风稳健,举止、节奏把握有板有眼,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成熟感。单从这个角度来看,这姑娘也算是个人才,值得夸赞。

  但其父亲和背后的演讲老师将其包装成不世天才,并荒诞闹剧般地到处推广传播,这究竟是对孩子成长的鼓励,还是不自觉地走向了捧杀呢?这是值得深思的问题。

  现在的孩子“天赋异禀”的多,不会几门才艺好像就输在了起跑线上,没有几项拿得出手的获奖证书好像就荒废了大好年华。

  然而,有些父母在把孩子送往成功人生的路上时,又往往不自觉地陷入盲目夸赞,甚至到了捧杀的地步,这会给孩子成长路上带来心理羁绊和深刻的负面影响。

  比如岑某某,在一天能写2000首诗、演讲天才等包装和夸赞环境下,她很可能会逐渐混淆现实与幻象,默认这是现实世界的规则,继而可能产生扭曲的自我认知感受。

  所以,捧杀是父母教育孩子最容易不自知的方式,对孩子的成长也有着深远的影响。

  长期给予夸赞,孩子会逐渐形成为了得到夸赞而去做的心理。至于要做的事情实际意义是什么,并不关注,而只是想要满足夸赞需求,深陷自我陶醉中。最终,成为浮夸无为的结果。

  父母给的光环,以及观众或身边人潮水般的夸奖,让孩子错以为自己就是天才,哪还用再去努力学习和实践,只管在虚荣中享受即可。由此,孩子就会失去辨别是非的判断力。

  虚假天才行为的泡沫,总有戳破的时候。当孩子无法再表现出让身边人极力夸赞的行为,其内心会逐渐产生焦虑不安情绪,造成成长的极大困扰。比如那个研究基因获奖的六年级孩子。

  孩子是个天才,从小就能有着超凡的学习和实践能力,这是家长引以为傲的事情。

  但为了满足家长某种程度上的心理愉悦感,就把孩子捧得过高,以至于产生自我意识的迷失,这是很不理智的思想。毕竟,当自我意识崩塌后,重建将是极为痛苦的过程。

  林帝浣有幅漫画很有意思:说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,其实不过是别让自己的面子输在起跑线上。

  为了将孩子打造成具备竞争力的优秀人才,父母不惜成了没有生活的工具人,上班赚钱,下班陪孩子训练,真可谓用心良苦。而在此过程中,为了鼓励孩子坚持下来,很多人选择夸赞孩子,让其认为这是正确的,应该做的事。但是,一味鼓励和吹捧,显然并不能让孩子变得越来越优秀。

  表扬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使行为重复的心理暗示,本质上是控制孩子的行为。如果孩子内心并没有强烈的对事物的兴趣,早晚会造成物极必反式的思想反弹,它并不能成为孩子成长持续的发展动力。

  知乎上有个“人是怎么废掉的”的17.6万高赞回答,作者说:我见过最阴险的,最让人毛骨悚然的废掉人的手段,是捧杀。人啊,遇到什么赞美,吹捧和奉承时,多问问自己几句“您配吗”,脑袋会清醒许多。

  如果孩子线岁被nature评为年度十大最有影响力的科学家。那么,适度的夸赞肯定是没有问题的。

  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教授魏坤琳说:“一个孩子,只有知道了自己身体能力的边界,确信能够掌控自己的身体,他才能建立身体自信;只有知道自己思维能力的边界,确信能够掌控自己的大脑,他才能够建立大脑自信。”

  只有在孩子成长过程中不断引导其关注事物本身,不断完善并拓展能力边界,才能建立起身体和大脑的自信,最终得到良好的结果。

  因此,别再一味地追求虚假繁荣,将生活还原成现实,才是对孩子最负责的教养方式。